Cy-AR

杂食,博爱党,这个号记脑洞记梗

我必须说一句话,魔道祖师的主cp粉是我见过的最奇葩最中二最无理取闹的智障粉丝。
可惜我的人生守则是不与智障共短长,也就只能看着这帮人跳脚咯,反正我吃什么cp产什么粮他们也管不着不是吗?我就喜欢看他们不喜欢我又打不着我的样子√

春熙:

鱼乐今天也很想读书:

我爱的人,一身傲骨磊落,心头血也好执念见魔障也好,我没有见过这样优秀的人。这样不完美的人,这样真实的人。

就人物刻画而言,我甚至完全负责任地说这是最脱离平板人物的角色。

我的博客艾迪,如君所见,就是江澄吾爱。也蛮赧然于这种小女生式的狂热,毕竟一般是克制又淡漠的人。只能说明他衬得起这种人格魅力。

诸多时间想过我会怎么做,到江澄这个田地——我做不得比他更好。和挚友说过,他多难啊,他太难了,要不是有金凌和云梦这块摇摇欲坠的牌匾,要不是有那种淬毒的求不得和如云心气,换我,我会自裁的。

还有什么,你告诉我,还余下什么?只有云梦了,只剩下云梦了。

他咬牙,他仇恨,在我看来就是殉道般的事。太多角色是没有飞脱纸页的囚笼,只有他走出来了,带一身血色驳杂鲜活过来了。

说实话,我是看不惯角色能凌然命数之上,这可笑又恶心。某种程度上说这已然是一种崩坏,世间没有这么轻易的事——自知自觉地造了孽,却无公义冠冕裁定。

甚或我还有一个私以为不入流的观念:当作者创造出一个角色的时候,一定意义上已经脱离与他们的干系,你是记录者旁观者,不是上帝,抽离自己是对角色和精神的体面照顾。搞什么乱七八糟,你当个人崇拜?我的斯大林怕是要笑死。

人物分析讨论也完毕了,最后我要说,言论自由是一回事,这只代表你不会乱说话被逮捕,但不代表可以躲过我想剁下你狗头的铡刀。没有看清评论便跑到别人地盘来撒泼犯野,是否给了你舌战群儒的快感?过度引申和曲解能力让我对法学生的未来感到担忧,恬不知耻的卖弄你那点残存的九流智性,像极了琐碎鲁钝的珍珠鸡。醒醒,开学了,您乖一点。

似乎又是一个掉粉宣言,曾经在随笔里说过格局问题——格局再大,也容不下膨胀宵小。我为江澄、为云梦双杰策马前驱。

易子云:

往生焰:

本来以为终于来了个可以进行学术交流的,还贴心地列出了一二三方便她逐条讨论。结果没法以理服人一顿东拉西扯用又回到试图给魔道juan立法的老套路。建议你juan独立建国并颁布忘羡思想审查法案,并将墨香言论收集整理成语录,吵架前先喊一句“墨香万岁”,并以语录内容为标准对对方进行反驳,要是吵不过,还能咬牙含泪用书脊悲愤地砸自己的头。

不过你juan在扣帽子的技能上真是炉火纯青,配角癌这个词我还真是第一次见。忘羡说江澄玛丽苏,也是叹为观止。

以及,第一次见不准他人发表异见反说自己权利被侵犯的,第一次听说诽谤罪的侵犯对象还包括纸片人,不知道污蔑我们“做调色盘污蔑墨香抄袭”算不算诽谤啊?法学院学生这种水平, 真是太让人想忧国忧民一下了。

评论

热度(956)